Categories: 橘说| No Comments

有天培训,同事说,留住客户的方法之一,就好象对待女朋友,把她宠坏,这样没有其他男人受得了她,就不会走了。

————————————–

我已被宠坏

手机忘充电

旅行不攻略

打车没快的

吃喝懒网银

一转身

你不在身后

衣服自己洗

暖床睡一半

白粥煮单份

放假独自宅

所以啊

是爱开小差

不愿陪我呆

别处撒娇去

知心或许有

终不如沧海

 

 

 

那些小梦想

Categories: 橘说| No Comments

每一个小梦想

都被你磨灭

渐渐的

我只能有大梦想了

宇有明月 何惧夜行

Categories: 橘说| No Comments

moon

时间从这个BLOG上翻过2年。

这段时间一直想写点什么。微博和Path 太声色犬马,写不起这些絮絮叨叨的感受。  ialog荒废多时,世上种种云烟,与它无关。

结果真的打开电脑,登录后台,脑子的无数语言,却无法选择从哪里开始。 似那个如旅舍一般的“家”,每个房间都有要洗涤整理的衣物,每个房间都有翻飞的猫毛,每个房间都有没有丢弃的纸箱和杂物。每次都想好好收拾,每次都不知从何开始,每次都继续堆积。

这十年,我的人生长成一颗肿瘤。良性恶性,无需知晓;切肤锥心,无言提及。

与无数人相遇,与无数人告别,明明我只希望就这么淡淡相处下去。可生活没有什么永恒的平凡,只有永恒的变化。所以,最依赖的人想要从我的人生轨迹中撤离,最信任的伙伴要从我的事业中撤离,最想原谅的人没有跟我说再见就走了。十年课题,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那是外物,证明人生的意义是个伪命题,最终不过是让人接受自己。承认自己的孤独和无奈,承认自己多年来犯过的无数错,承认自己离复归婴儿有多远。

元旦诗会。不仅仅是念了一首诗。《与李白同游高速公路》。理想主义者追求理想的人生,注定会被现实击碎。谪仙想回到天上去吗?先不能酒驾,先要有版税,还得有个靠山愿意让你回去。 喜欢这诗,是因为它正在验证我的现实。若要活得自在些,就只能记得自己不过是一介会写字的伪文艺青年,没什么可恣意的,仗着会喝酒会写字的名声,就成了寻醉偷懒的借口。不过是没有勇气,怕离开这里,既回不到天上,又做不到理想。不过是怕失去某一人,以后找不到真心,又失了自信。于是,生生得,把自己活成一颗纠结的肿瘤。因果,明明是自己ZUO的结果。

斗酒千杯恣欢谑。 昨天晚上,与闺蜜聊天散场,回旅舍,抬头看到亮堂堂的月。 就突然,把心都照亮了:

宇有明月 何惧夜行

心有明志 何惧独行

未来的2012

Categories: 橘思| No Comments

如果不是最后这一个月的各种纷扰,2012或许是这几年当中充实的一年:上完了四圣心源的课,团队多少带起来一些,去了HK,拥抱了多拉A梦遇到了李灿森。有了一个iPad供我玩乐。竟然也开了微博,一年没有写日志,竟然。开始给自己治病,佛家道家各种皮毛入门,好似离哲学宗教近了。尽管家里依然乱糟糟的,窗帘莫有装好,衣服床单堆了一个浴缸,沙发套很污浊,屋子住了4年很多东西都开始坏了,需要修理。

一早我就该知道,某一部分离我而去,是注定的。实际点讲,十多年前,就已经离开,只是老天给了我很长的时间来接受这个结果。 当然人只能预见结果,无法预见过程。过程不由人评论好坏,只让人经历。本命入墓,这一年,老天叫我放下。

尚未放下。我喜欢柴静做的节目专题,记录人物和经历,简单粗暴直接。 却不喜欢她在台上侃侃而谈,过多的词藻和表达,反而变得沉重不可知。灵魂的修行并不需要这些修饰,我们寻求灵魂本质的路上,却很容易迷失灵魂本身。 于是我们有很多个借口,说无法放下。放下就是所得,紧握即为舍弃。

炼金术士、物理学者托马斯‧布朗(Thomas Browne)曾写过:“第一天应该决定了最后一天,就如蛇的尾巴应该回到自己的嘴巴一样。他们都应该在诞生的同时完结,这真是一个异常的巧合。” 这一个轴上的2012依然过去,我的2012仍在未来。

 

 

阿秋

Categories: 橘说| No Comments

已然过了立秋。早上同一时间出门,太阳都高了很多,阴凉的位置不一样了。 LE同学也成功升级,入选已婚级别。恭喜之…

这周帮客服的MM顶了两三次短班,挂了几个小时Q ,肩膀就酸痛难忍。 同时对话的QQ窗口超过3个,再加一个电话,就觉得心烦意乱的。 想两年前,20多个客户也不过尔尔。唉。

这一两个礼拜似乎可以用多事之秋来形容。

纠结了半天,月初还是做了根尖囊肿的切除手术,本来觉得这种东西通过调理,自己也会缩小,阴寒气太重么.  痛了3天,周五还要去拆线。

工作上突然人事变动厉害,一时间有点措手不及,如今看似平稳,我总担心什么时候有大的问题显现,惴惴不安。

身边朋友也各有事情,相比之下,火车追尾的事情反而容易忘记。 人是健忘的,犯不到自己身上的,即便当时再痛愤,也不会记得太久。回过头来,还是想要不今天早点睡,明天早点起。

陆续在食品柜里发现各种过期小零食,上辈子作为老鼠,一定是饥寒交迫惯了。

买来的辅行诀还没有看。内经还没有抄过一个字。 冬天的衣服还没有再翻出来晒。

阿秋却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