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有明月 何惧夜行

Categories: 橘说| No Comments

moon

时间从这个BLOG上翻过2年。

这段时间一直想写点什么。微博和Path 太声色犬马,写不起这些絮絮叨叨的感受。  ialog荒废多时,世上种种云烟,与它无关。

结果真的打开电脑,登录后台,脑子的无数语言,却无法选择从哪里开始。 似那个如旅舍一般的“家”,每个房间都有要洗涤整理的衣物,每个房间都有翻飞的猫毛,每个房间都有没有丢弃的纸箱和杂物。每次都想好好收拾,每次都不知从何开始,每次都继续堆积。

这十年,我的人生长成一颗肿瘤。良性恶性,无需知晓;切肤锥心,无言提及。

与无数人相遇,与无数人告别,明明我只希望就这么淡淡相处下去。可生活没有什么永恒的平凡,只有永恒的变化。所以,最依赖的人想要从我的人生轨迹中撤离,最信任的伙伴要从我的事业中撤离,最想原谅的人没有跟我说再见就走了。十年课题,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那是外物,证明人生的意义是个伪命题,最终不过是让人接受自己。承认自己的孤独和无奈,承认自己多年来犯过的无数错,承认自己离复归婴儿有多远。

元旦诗会。不仅仅是念了一首诗。《与李白同游高速公路》。理想主义者追求理想的人生,注定会被现实击碎。谪仙想回到天上去吗?先不能酒驾,先要有版税,还得有个靠山愿意让你回去。 喜欢这诗,是因为它正在验证我的现实。若要活得自在些,就只能记得自己不过是一介会写字的伪文艺青年,没什么可恣意的,仗着会喝酒会写字的名声,就成了寻醉偷懒的借口。不过是没有勇气,怕离开这里,既回不到天上,又做不到理想。不过是怕失去某一人,以后找不到真心,又失了自信。于是,生生得,把自己活成一颗纠结的肿瘤。因果,明明是自己ZUO的结果。

斗酒千杯恣欢谑。 昨天晚上,与闺蜜聊天散场,回旅舍,抬头看到亮堂堂的月。 就突然,把心都照亮了:

宇有明月 何惧夜行

心有明志 何惧独行



Post a Comment


XHTML: 这些效果可以用哦: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