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的2012

Categories: 橘思| No Comments

如果不是最后这一个月的各种纷扰,2012或许是这几年当中充实的一年:上完了四圣心源的课,团队多少带起来一些,去了HK,拥抱了多拉A梦遇到了李灿森。有了一个iPad供我玩乐。竟然也开了微博,一年没有写日志,竟然。开始给自己治病,佛家道家各种皮毛入门,好似离哲学宗教近了。尽管家里依然乱糟糟的,窗帘莫有装好,衣服床单堆了一个浴缸,沙发套很污浊,屋子住了4年很多东西都开始坏了,需要修理。

一早我就该知道,某一部分离我而去,是注定的。实际点讲,十多年前,就已经离开,只是老天给了我很长的时间来接受这个结果。 当然人只能预见结果,无法预见过程。过程不由人评论好坏,只让人经历。本命入墓,这一年,老天叫我放下。

尚未放下。我喜欢柴静做的节目专题,记录人物和经历,简单粗暴直接。 却不喜欢她在台上侃侃而谈,过多的词藻和表达,反而变得沉重不可知。灵魂的修行并不需要这些修饰,我们寻求灵魂本质的路上,却很容易迷失灵魂本身。 于是我们有很多个借口,说无法放下。放下就是所得,紧握即为舍弃。

炼金术士、物理学者托马斯‧布朗(Thomas Browne)曾写过:“第一天应该决定了最后一天,就如蛇的尾巴应该回到自己的嘴巴一样。他们都应该在诞生的同时完结,这真是一个异常的巧合。” 这一个轴上的2012依然过去,我的2012仍在未来。

 

 



Post a Comment


XHTML: 这些效果可以用哦: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