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哈哈~~

Categories: 橘闹| 4 Comments

哇哈哈,做回本行了。

ialog.com 的居民们

Categories: 橘闹| 6 Comments

刚刚跟苏打水聊到服务器,忽然想到,好几位住在ialog.com的居民都莫有正式介绍过,这次就隆重介绍一下,按入住时间哦~

aby.ialog.com 亲爱的晨晨,兔兔……超多名字的小妞。入住时间:约摸是2007年7月

leokathy.ialog.com 艳mm~~ 话说这位超级名片设计师,超级专题设计师,自从建立这个blog以来,除了装修了一下模板之外,实际没有入住过。好吧,偶投降。造房子时间:2008年2月
入住时间:未知

lewindy.ialog.com LE 、抹茶MM,ZLD的好姐妹。此MM的星球也荒凉了很久了。
入住时间:2008年2月

ericyubai.ialog.com 苏打水GG.  爱凑热闹第一人,从uuzone开始碰到,因为yupoo而投缘的朋友。写的字不多,照片不错。刚从他手上“抢来”一台D80,以后还有D700可以蹭蹭用。oye~~
入住时间:2008年11月

居民介绍完毕,稍后加入blogroll链接。春天到了,居民们冬眠结束啦!

爱美不暧昧

Categories: 橘闹| No Comments

上周去修甲。去时无雨,进店就有大雨。

一直都是女生帮我修,今天突然看见男店员坐在台子后面,右耳有一个耳环,看起来个子也不高,年龄莫辨,有一点点娘。边上的女店员说,修甲让这个“男孩子”给你修吧。

没多想,以为是新人。好吧,这年头工作难找,男孩子也无所谓啦,我当小白鼠,帮你练手吧。

拿出工具包,磨甲、去死皮、做磨砂,男孩子熟练而细致;
店长拿出三套精致美丽的甲样:闹,这是他画的,还会化妆,很赞的。男孩子有些不好意思。
店长说,有些人进来都说:“啊呀,我不要男的修”。我心里暗沉:哈,如果有女生选择,我也不一定选男的。当然都是工作,也莫办法。

做完磨砂,做手部按摩,涂甲油,男孩子果然细心,细细刷了两遍,都没有花掉。等甲油干,一群人聊天,聊到游戏,男孩子说到心头上,话多了不少,我只有听得份,偶尔用之前玩过的网游充数。想他在一群女生中间工作,估计半天也难遇到一个玩网游的修甲mm…

回家说起此事,家中某傻顿然有些郁闷:阿呀,那不是手都被他摸遍了?
——————偶石化——————

话说男人去做足浴啦,剪头发啦都有可能是女生伺候,那偶不是要郁闷很多次:靠,头和脚都被摸遍了?

温暖绵柔,细嫩如笋,芊芊如玉….  好吧 ,剪头发不暧昧,洗脚不暧昧,摸手才暧昧。

可是,为虾米偶觉得,理发师的剪刀,从耳朵边上,脖子后面,眼睛上面,细细修过去的时候,最暧昧呢?偶们只爱美,偶们不暧昧… 嘎嘎。

最可惜,出门还是大雨,开伞收伞,没有完全干透的指甲都花了。。。回家就全被我擦了。那个闪闪亮亮的红,只闪亮了几十分钟。

新年快乐

Categories: 橘闹| No Comments

2008年。忙忙碌碌,瞬息万变。努力好久,有些梦想就此打住,以后会怎么样,开始与我无关。那些逝去的远去的时光,留在那些照片里,回望的时候,快乐和失落共存。全情投入,最后要用全力去学会放弃和淡然。你以为的“全情”,别人看来不过就是这样而已。 一些人,一些事,却会在这个时候,让自己觉得,远离才是正确的决定。

2008年,我写了17篇日志(居然多过一月一篇),买了一个相机拍了很多很多照片,结了两次婚(两个婚宴)捡到老公一枚,终于养了一只疯猫,装修了房子, 看了很多很多美剧,认识很多新朋友,忘记给很多朋友打电话发消息,继续瘦了几斤,却好像忘记了成长。然后就这么过去了。

以上写在1月6日

____________________公历新年跳转至农历牛年_________________

一篇字,写了个跨年。偶很佩服自己。^ ^

上班第一天。

一个春节假期,就吃了一顿像样的米饭。光吃菜不吃饭的日子也是不好过啊。除了吃菜,就是被两边的大人催促着生小孩——他们觉得孙子辈早点落地,他们的任务就完成了,可偶们的人生就被套牢了。结婚是代表两个人愿意在一起,现在好像结婚就是为了生孩子——准生证惹的。偶还要继续修炼偶的“拖字诀”,让偶自在的日子在长久些。

好歹要把阿咪大人抚养成大猫——何况阿咪的猫生都已经不完整了。

上班第一天,这一年就此开头了。大家快乐哦~

买东西

Categories: 橘闹| 5 Comments

最近买了不少东西。钱算起来,其实也很多了。想起以前看到一条xx元的裙子–还是走开的时光,这段时间可以用奢靡来形容了。

付钱的时候,还是觉得有点贵的。说了一个月的记账重新启动计划,买了记账的本子,可还是没有写过一个数字。或者是都担心,一算账,负资产严重吧,我们也有“次贷危机”了。

心里不安定,不淡薄。所以要买东西填满。

阿咪昨天被有史以来最重的打了一次。以至于他看到我的手缩脖子。或许他真的不知道,我的手不是玩具,不是鼠小弟,可以让他捧起来就咬,用牙齿钉。 点他鼻子,拎住脖子,全然没用。只好打屁股。今天手上一个小小洞。想想他也满孤单的,一个人的时间占三分之二。早上走的时候,就在门缝里看着我们,一个眼大一个眼小,歪着脑袋。有时候不确定,把他抱回来是他的幸运还是不幸。前天给他买了化毛膏和玩具老鼠。结果昨天被打,没喂他吃,也没给他老鼠玩。他一定很想念那只紫色的小老鼠。

谁愿意跟我一起记账的… 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