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 it be


当你打算怎算好
当我打算怎算好
是谁定了即定元素
是谁定设计地图
此际的我感觉到
一切因你决定乐与怒
若然没有快乐情操
淡然让我继续投诉
看似你看似你不理会投诉
快要我快要快封了路
我默然哀悼 要为谁改造
纵得不得到
都愿顾及形象最好
我默然哀悼 要为谁改造
纵得不得到
都顾及形象
说话时候说知道
因你改变可算好
改变不了怎算好

8月再生

哈,果儿,我的更新速度如果能保证一个月一篇,就是奇迹。如果能有两篇以上,就是神话。

某人明天生日,不过我没法去合肥给他庆生。14号杭州近距离见了一面,真的好近,就算有新偶像“方张帮”,12年的时间,也不是可以随便抵灭的,我们以为最不能敌得过的,就是时间。好也是它,不好也是它,其实都是自己。

最近恢复到做事情,写方案时听他的粤语碟的习惯。写这几个字的时候,正好是《今天你生日》,很凑趣。原来上次贴,是他去年的生日。http://me.ialog.com/?p=319

不过决定今天还是贴我超爱的这首。谨记。

《潜龙勿用》

作词:林夕 作曲:谢霆锋 编曲:王双骏

贵重财物要好秘密 你就藏在我身
用电话绳箍到颈背敏感
你年年日日继续留下我指纹

你别移动你好大尘 快用肥皂擦身
就像颈炼乖乖跟我贴紧
我们明明蜜运 宇宙唯独我二人

给你精细的血管 给你精美的五官
不等于你须要公开搞试用
给你一柄手枪 不要给你子弹
它会跟你缠绵地沟通
给你一对手 不等于要拥呀拥
不要拥抱拥到歇斯底里 做到人人乐用
这是承诺你懂不懂

为何拿甜言蜜语印证你嘴巴有用
别以为长期陪着我会废掉嘴角武功
为何拿眉头额角印证你美色有用
记住潜龙勿用 这样玄妙你懂不懂

你像财物要守秘密 你就藏在我心
用甚么双手双脚找你新生
以后闲人就勿近 以后宁愿你不是人

给你精细的血管 给你精美的五官
偏要给你给你一颗心跃动
给你一柄手枪 给你一发子弹
不等于要放进谁的胸

给你一对手 偏要给你拥呀拥
所以抵你抵你歇斯底里 誓要人人乐用
有用无用你懂不懂

最爱之后

Categories: 橘听| No Comments

 

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人,可以让我半夜三更不睡觉的来写blog…就只有他了。

期盼到现在,眼袋都要掉下来的时候,终于,他有新歌了。第一时间,听了一圈。 love so much。
除了很早以前就出现的《可以可以吗?》,另外4首两首励志,两首感怀。排个顺序,心情就可以坐个过山车吧。

Tonight,貌似我最爱才对。不管歌词,这些音符的组合,能让偶心情瞬间变好。歌词倒是有点奇怪,不像是他的风格。
可以可以么,再听多少遍,都很想流泪。那些无奈,和“妥协” ,或许是他的、和我的 生活都要继续的。
最爱之后,只听了一遍。揣测这首歌是为谁而写,倒不如说为了他自己做个结语。过去不能挽回的,教会我们珍惜现在这一个人。如果和很早以前他那首 残酷爱情实录一起听,不知道该为他开心还是惋惜。有些人最爱,却是练习曲。
不败的天才,个人感觉他不太适合唱这么直白的励志歌曲,恐龙化石那种含蓄点的好像更合适。适合宽慰自己的歌。
终点站,你说他现在是不是找到终点站。“唱歌,不是念歌词,而是要唱出自己心里的故事”。做fans的,总有立场不同,可是那个人是好是坏,是甜蜜是毒药,他知道就够了。跟着这个人,一路都平安。
5首歌,转变有点大。国语,唉,其实偶更期待粤语啦。比较郁闷的是,这次专辑貌似没有碟,只有数字形式,买了也没得收藏感。暂时也不知道词曲作者都有谁。
想试听的,点这里去。      歌词看这里。去听一下啦。听一下又不会死。╮(╯_╰)╭

——————————-继续花痴一下的分隔线———————————–

半夜三更去上网易锋行,好吧,看到错过的专访,12月的芭莎,据说会错过的可能性很大。迄今为止,最像一篇“人”的采访。以前的不是妖魔化,就是粉丝温情化,这篇,偶喜欢。简单平实。

谢霆锋 上天注定这一切

谢霆锋抵京的那天,一股来自西伯利亚的寒流也正浩浩荡荡地向这个城市席卷而来,下午四点,天色已经灰沉沉地压下来。天气预报说,一场冷雨,将在一夜之间带走在中国北方大部分地区缠绵已久的暖秋。寒冬逼近,令人难忘的2008年,也终于进入了尾声。
  这一年,中国人的视野里从来不曾缺少过焦点:年初的三一四事件、暮春的四川大地震、夏天的奥运会、初秋的“三鹿奶粉”,乃至全球金融股市、经济环境的起伏跌宕,但任凭各种承载了国计民生、喜怒哀乐的新闻在中外媒体轮番上演,都无法阻止任何一条与“谢霆锋”相关的消息随时随地在娱乐版面占据头条,或者在网络上获得上千万的点击量和关注度。
  是否觉得我太过夸张?
  请点开网页,看看那些以“中新网电传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谢霆锋与张柏芝逛街买奶粉”的新闻,你就会明白,在这个娱乐至上的时代里,一个像谢霆锋这样的明星,到底拥有怎样的影响力!

与生俱来的明星身份
  明星,对于谢霆锋来说,是一个与生俱来的身份。第一次登上杂志封面的时候,他甚至才出生3分钟——那是1980年夏天,全香港的娱乐媒体都刊出了这样的标题:“影星谢贤喜得贵子”。6岁时,谢霆锋和妹妹被父母送到了加拿大,但这并不能使他远离媒体的镜头,狗仔们追踪到大洋彼岸,因为一张谢霆锋与同学们一起放学回家的照片,可以令八卦杂志的销量瞬间大增。16岁,因为对音乐的热爱,也因为他明白自己这一生恐怕再难逃媒体的追击,他决定加入娱乐圈,他要化被动为主动,用无奈去换取梦想的入场券。无可挑剔的外形,声名响亮的家世,使他迅速成为香港娱乐圈中最闪亮的人物之一。
  转眼间,12年过去了。在这12年里,谢霆锋背负着质疑与压力,在这个全世界最复杂莫测的行业里走出了属于自己的道路,他甩掉了一些东西,比如自由,比如初出道时总会被冠在名字前的定语——“谢贤与狄波拉的儿子”,但也被冠上了一些新的称谓,比如叛逆、摇滚和愤怒。他是令狗仔队又爱又恨的人,他砸掉的相机,或许与登上杂志封面的次数一样多,当然,他总是在事后主动赔偿那些倒霉的记者。他肆无忌惮地发泄,但也从不忘记承担责任。
  儿子出生以后,谢霆锋又多了一个定语:“小明星Lucas的父亲”。他出席活动,歌迷们举着写有“Lucas”的标语牌,高声呐喊Lucas的名字。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中,谢霆锋透露,有人想找Lucas拍广告,开出的身价高达8位数字。
  我问谢霆锋:谢家会出现第三代明星吗?他的回答耐人寻味:“我6岁被父母送到加拿大,结果呢?上天注定,我还是要走这条路。”
  这次谢霆锋的拍摄,BAZAAR别出心裁地把场景安排在了“段祺瑞执政府”。在这个下午到来之前,我曾收到无数来自同行的预警:谢霆锋很“刺头”,一言不合,随时可能拍案而起。但3个小时的相处证明,只要你不是将照相机贴在他的鼻子上大拍特拍,或者将话题直接捅到“卧室之内”(这两件事,在我看来,基本可以导致任何一个正常人拍案而起),谢霆锋称得上是一个好相处的人。他随和、幽默、最宝贵的是,他真诚。他也许会拒绝回答某个问题,但只要张口,就从不踌躇。
  他穿着灰紫色风衣、黑色衬衫和长裤,依照摄影师的要求,在这栋拥有100年历史、见证了无数政治与阴谋、兴亡与衰败的欧式建筑中转换着角度与姿态。很快,一群放学回家的孩子围拢了过来,接着,院中的居民、隔壁单位的员工以及各种各样的闲杂人等,在拍摄场地周围组成了一个不算小的观众群。他们,无一例外地叫得出“谢霆锋”的名字。有人拿出手机拍照,谢霆锋并没有阻止,这样的场景,他在香港拍戏时见得太多了,对于没有恶意的人,他也不会用恶意筑起冰冷的防护墙。
  我让谢霆锋猜猜看,编辑为他设计的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他想了又想,忽然灵光一绽:“是一个非常有钱的杀手。”为什么?“你看,这个场景破破烂烂的,却又非常神秘,好像《这个杀手不太冷》,但又穿得非常的优雅,像James Bond,却是一个在四合院里面的James Bond。”007的中国之旅?或许,这会成为好莱坞的下一个灵感。我指指他手里用做道具的一整套镶金边Cartier扑克牌,调侃道:“一个用金质扑克牌杀人的James Bond?”“未必。”他继续沉浸在自己的想象力中,“杀手的最高境界是‘埋身’(粤语,意为贴身),可能藏着一把非常贵的刀,对,就是这样。”

处女座的执著与坚持
  在新戏《证人》里,谢霆锋的角色不是杀手,恰恰相反,他是一名严于律己、追求完美的警察,但却犯下了杀手般的错误——失手误杀了一个无辜的女孩。严重的错误,严苛的性格,交织成这部电影对谢霆锋的最大考验。在漫长的拍摄期里,他必须将自己沉浸在自我折磨与赎罪的心态中,即使是停工休息,也总皱着眉头。
“第一场戏就是骂人,骂得很凶,是你们在银幕上看过最难看的谢霆锋。”他点着了一根万宝路,“我跟导演说,我很久没有试过因为工作而那么不开心。”
  身为出生在8月29日的处女座,现实中的谢霆锋亦是一个标准的完美主义者,每天临睡前,他会强迫自己反思:今天做了什么,明天又该做些什么?这是他的习惯,一个常常会带来痛苦但却无法改变的习惯。“比如我现在在拍你们的片子,但脑子里还在想我昨天晚上在南京的演出。观众的欢呼声太大,比音乐还大,我和音响配合不到,唱得不够好。我现在还在想,要不要打电话给导演改一下?这就变成自己一种无形的压力,但这个就是处女座。”
  “信佛也没有令你改变吗?”谢霆锋是香港娱乐圈中最虔诚的佛教徒之一,而佛家讲究的,便是放下执着。 “已经放松很多了。”他顿了顿,又说,“不然像昨天那样,虽然现场有很多领导在,我肯定当场就卡掉。我尝试过的:音乐不对,不好意思,我重来一次;观众们,你们装没看过我出现,我现在再出来一次。导演傻了:烟火也放了,你怎么可以只唱一半?我说,我宁愿不要烟火,我要自己演出得好,不管环境有多美,那是我对自己的要求。”“从什么时候开始,你不再做这样的事了?”“我其实一直都坚持这样的个性。比如说,我做那种所谓的危险动作,我也要求自己来完成,不用替身。但是慢慢地,我有了家庭,我的满身骨头也⋯⋯”他站起来,把右臂伸直,立刻传出“咔吧”一声脆响,又把右腿提起来,同样是一声脆响,接着是脖子,他向左歪了歪头,我的录音笔里便留下了一连串恐怖的声音。“我每个月,都要看起码三到四次治脊椎的医生,我全身的骨头都坏了。”他用鼻子吸了吸气,重新坐下来,“真是老了!”
  “我可以说,你现在学会妥协了吗?”“那不是妥协,那是要有自知之明,现在已经不是22岁了,我做的事情,要对许多人负责。”

22岁,之所以在谢霆锋的记忆中占据着一个里程碑般的位置,或许因为,那是他最忠于自我、最无需妥协的岁月。在那一年里,他与王菲的爱情使他成为整个中国大陆上最热门的话题;在那一年里,他因为“顶包案”被警察连夜从张柏芝家中带走、随后度过了长达14天的狱中生活;也是在那一年里,母亲狄波拉为他写下了这样的一封信:“老爸曾送‘执生’(粤语,意为自己把握自己的一生)两个字给你,现妈咪亦赠你两个字—妥协,但不代表要你屈服,你明白什么叫‘妥协’吗?像最近你觉得自己很‘黑仔’(意为运气不好),故暂时不再驾车,但不代表以后也不驾车,这便是‘妥协’⋯⋯若你有做到‘执生’加‘妥协’,你这一生便能‘海阔天空’了。”
  在写下这封信的时候,狄波拉心里一定明白,“妥协”二字与谢霆锋之间,有一道宽阔得足以装下整个太阳系的鸿沟。谢霆锋信奉的是“坚持”,不计代价、忠于自己的坚持。
  16岁签约英皇(当时还叫“飞图唱片”),迎接他的并不是一条平坦的星光大道,相反,因为父母的威名,他所要面对的质疑远比别人来得更加猛烈。2002年,谢霆锋在接受凤凰卫视主持人陈鲁豫的采访时,曾经谈到这样一个故事。
  “出道前两年,我在舞台上唱什么歌,自己完全听不到,不是扩音器和场地的问题,而是嘘声太大了!”台下坐着三万名观众,荧光棒在他们手里,不是加油助威的标志,而是恶意攻击的武器,他们一边大声喊:“小痞子,你回学校去吧!”一边不断地将荧光棒扔向谢霆锋。“我要唱歌,还要注意躲开那些荧光棒。但三万根荧光棒,无论如何也是躲不开的,一会儿左边‘砰’地一下被打到,一会儿右边又是‘砰’地一下。唱完了,还要说声谢谢,再回到后台。”
  后台里坐满了艺人,他们是谢霆锋的长辈,或者同门师兄,但除了不发一言地看着他,谁也不知道该对这个16岁的男孩儿说些什么。面对那一室可怕的寂静,妥协,又是否能带来任何帮助?除了坚持,谢霆锋别无选择。于是,他只有坚持,坚持在嘘声盖过音乐的舞台上大声歌唱,直到欢呼从四面八方向他涌来;坚持在片场亲身上阵,即使被钉子扎穿脚底,也是草草包扎就继续拍摄,收工的时候,脱下的鞋子里满是鲜血。
  我问谢霆锋,回顾往事,他是否会有经历万千、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叹。他答:“我只觉得幸运,因为谢霆锋经历过香港娱乐圈的黄金年代。”“我出道的那个年代,和现在是完全不一样的。单从音乐说,我们录音是用母带的,一首歌要录三四天,一张专辑要一个月,不像现在的数码式音乐。当然,销量也要好很多,以前一张唱片可以卖几十万张,现在?几万张就要开香槟庆祝了。不是说现在的艺人不好,只是环境变了,他们也要跟着变。”
  在香港乐坛,谢霆锋除了做歌手之外,还帮其他艺人监制唱片。他常常接到这样的电话:“我的艺人只有4个小时,请你帮他(她)录好。”他回答:“好。第一,他必须唱得非常好,第二,他要对歌曲很熟,第三,把所有的歌词背好。”结果呢?“人进来,完全没有准备好。好吧,先练习一下。练一个小时,又用半个小时休息吃饭,还有两个多小时,我看你怎么录?”
  “有没有人曾经激到你摔门而去?”
  “有,就挂电话,好,我不录了!”
  “后果如何?”
  “后果?后果就是找别人录啊!就别找谢霆锋写歌啊!我也不是唯一会写歌的人!”
  但是谢霆锋自有他无可替代的地位。在帮莫文蔚写过《看透》之后,一个月内,他接到几十个艺人的电话,要他帮忙写一首那样的歌曲。他的回答像一盆冷水,泼透了那些准备趁热打铁、再炒一把的野心:“你不是她,我也不能为你写出这样的歌曲。音乐是缘分,不能把别人的东西搬到自己身上,一定要从心而发。唱歌,不是念歌词,而是要唱出自己心里的故事。”

活在自己世界中的人
  不单单是娱乐圈,放眼整个世界,还有什么比说出自己的真心话更简单但也更难达到的要求?许多人,要用一生的时间,才能追寻到自己心中的故事。更多人,一世都在讲别人的故事。
  坚持讲自己的故事的人,通常活得很寂寞,因为他们不会顺应听众的要求,去修改剧情和结局,如果不是碰到灵魂的契合者,他们可能永远都不会有听众。这样的人,现实生活对于他们往往是一出悲剧,他们的存在,总是为后世留下传奇。
  但在娱乐圈,没有什么比“现在”更加重要,谁要管后世呢?“现在”的销量,“现在”的票房,才是明星们的立身之本。这是一个需要偶像多过需要灵魂的地方。所以,谢霆锋几乎是个奇迹。尽管他的姿态为他带来了数不清的敌人、压力与斥责,但他毕竟在这个残酷的战场上生存下来了,带着一身的伤痕。
  “真正认识我的人,知道我是一个不逛街,不出门,只待在家里,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的人。好像有那么一点点的忧郁症。做这行⋯⋯怎么说呢?好像我昨天晚上演出时,台下有好几万人在欢呼,但是一刹那一过,那种宁静和一分钟之前的轰动,是很大的区别。我的个性,到了现在这个人生阶段,追求的是安静。”
  有没有一种选择,可以在梦想和现实之间达成一致?在漫长的人生路上,坚持做“真的自己”和一个众人眼中“好的自己”是否从一开始就是两条彼此平行的单行线?
  “从来没有‘好的自己’!”谢霆锋干脆地否定了我的假设,“关公也有对头人,曹操也有知心友。你能给我说出一个名字是全世界都喜欢的吗?可能有80%的人都喜欢,比如说李小龙,但肯定也会有人说,有什么了不起!”
  “你难道不想得到80% 的人的喜欢吗?那已经很了不起了!”
  “非常了不起,但也非常累。”
  谢霆锋似乎从来没有祈求过任何人的喜欢,他对那些被艺人们视为“成功法宝”的规则嗤之以鼻。“我第一年当艺人,公司就告诉我,做艺人要重视形象,要每天换新的衣服,新的形象,人家才能对你有幻想力。我说,我一年要演出几千几万场,每场都换新衣服吗?我光是今天就要做6个访问,那就要6套衣服啊?你不觉得很浪费,很白痴吗?我的衣服鞋子大部分都是赞助商送来的,每一件我都穿过100遍,我就是这样。”偶尔添置新装,他的选择也与别人不同,他喜欢收藏拍电影时的戏服,一来都是度身定造,二来具有特殊的纪念意义。他有一条牛仔裤,还是拍摄《半支烟》时穿的,已经穿了10年,每一条磨痕都有故事。在为BAZAAR拍摄这组照片的时候,他看中了编辑为他借来的Burberry Prorsum的长裤,连声问可不可以当场买下。

只有两个人才知道的真相
  “从我爸妈那个年代开始,他们已经告诉我,做艺人,绝对不可以说你有女朋友或者结婚了。但是我在结婚的那一天,就告诉全世界我结婚了。第一,我对得起我自己,第二,我对得起我老婆。我可以骗全世界,但是不能骗我身边、每天和我睡在一起的那个人。”
  “所以,你选择不要那80%的喜欢?”
  “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赌博,但是我选择赌这一把。”要赌这一把,他就要扛起全世界的指指点点,包括那些最亲近的人。“回到公司的时候,我会被他们责问:为什么你要说出来?为什么你不可以平平淡淡就算了?我说,因为那个是事实。”
  “那么你的儿子呢?你希望他做全世界都喜欢的人,还是像你一样,只做自己?”
  “无所谓。”他笑了,又忍不住停一停,好像要把思绪再理一遍,“我儿子,只要能过得对得住他自己就好。一个人,每天回到家对着镜子,看着镜子里自己的º眼睛,能点点头,笑一笑,你就知道,这一天你做得踏实,过得充实。因为只有你自己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比如恋爱。我以前没有被人家指指点点,真的被骂到快死了!但是谈恋爱,只有两个人才知道真正的真相。人家说,那又怎样?”
  他又点起一支烟:“人家说,谢霆锋是花花公子,是什么,可是你觉得,你真正了解谢霆锋吗?你真的了解谢霆锋的世界、他的感情生活、他的人性、他的人格⋯⋯你光是看过几个演出、几个访问、几个照片而已,你就觉得了解一个人了吗?我到今天还在学习怎么了解我太太!我认识她11年,我现在才开始学会怎么对待一个人!你们就可以去评论谢霆锋?我去你的!”
  “所以,你说我的儿子,如果他跟我是相仿的人,无所谓,只要他能承受这种压力。但是他的压力会比我更大。我只不过是谢贤的儿子,是被香港600万人看着长大的孩子,但是我儿子现在已经是一个全中国13亿人看着长大的孩子。我最近出去演出,看到那些喊着他名字的人,我也会吓一跳,也会替他担心,也在想,怎么把他送到外国。但是最近一年,我跟我太太说,别躲。不是说我赞成他走我的路,我反对!但是,如果他背着谢霆锋、张柏芝、谢贤、狄波拉这4个名字,不要说成功,只要能做一个对得住自己、对社会有用的人,你已经比我谢霆锋更了不起,你就是一个真正的男人。因为你可以抛开所有的压力,去走你自己的路!”
在这条路上,身为父亲的谢霆锋又可以交给儿子怎样的武器?
  “就是做好我自己。”
  在Lucas一岁生日的前夕,谢霆锋发布了一段自己剪辑的视频,一段将他拍摄过的所有最危险的特技镜头组合在一起的视频。“这是送给他的礼物,虽然他现在看不懂,但是我要告诉他:这是你爸爸选择的路—我要创造我自己的历史。在香港也好,电影业也好,我要在谢霆锋的历史上,留下新的东西。”
  “至于其他⋯⋯”他忽然沉默下来,又闭上眼睛,好一会儿才睁开来,“再过几年再说吧!”在那一刻,我祈望手中有一部摄像机,因为谢霆锋的嘴角,正挂着一丝微笑,那是笔墨难以形容的温柔。

做一个歌迷,再做一个影迷。

 10年,真的一转头就过去。你变成了谁谁的爹,我结了婚还真的养了一只猫。那个时候,谁知道你这个看起来只会耍酷的小子,会愿意这么早承担一个家庭。

10年,我其实还是不认识你。 尽管我们以前都说,2008年前要去英皇工作,就算扫地也要跟你打招呼。可现在08年过去一大半,我离你最近,隔着2个人的距离。

10年,你的新歌我不再会唱,但听到开头就知道是你的。你的老歌我还是记得,只是不舍得翻出来听。我做一个人的歌迷,10年。

做一个歌迷,就是挣钱去买你的碟,去听你的演唱会,去买你当封面有专访的杂志。

这两年你不出碟,我也不听歌,其他人的也很少听,几乎与音乐隔绝。那个没有你的金曲榜,不是我需要知道的金曲榜。

以后的10年,或者我应该做一个影迷。看你的电影和电视剧,买你的DVD,继续买专访的杂志,找节目里只出现1秒的你。

做一个蜂蜜,不在乎别人说什么,不辩解什么,我只用自己坚守的态度,过了10年。有人离开,有人加入,我没有走开。

不过就是如此,慢慢的,就过了10年。如果我有小孩,我不知道Ta会不会喜欢你,会不会愿意做你的歌迷、影迷,但我希望Ta会有一个偶像,一个可以陪Ta很多个10年的偶像。没有,会苍白,有,会快乐。

生日快乐,Nic。

影迷 ——你写给以前那个她,我以为是写给我们。

点此试听 

编辑一幅一幅的摄影
逐段逐段汇集幸福风景
哪怕这个你没名没姓
陌生风采却如明星这一批专心偷映眼睛
这一批拉低些集中映背影
然后 我爱上你这便是物证
你可以不发声离几尺 离几米
离几远亦愿为你将身影包围
逃不过我禁制
人很近 场很细
来将你漫步动作的心境拍低
不要太浪费偷映一刻比相恋更好
若是会面剩下什么深度
我知 你爱上那个情人就到
我不出手也好

离几尺 离几米
离几远亦愿为你将身影包围
逃不我禁制
人很近 场很细
来将你漫步动作的心境拍低
不要太浪费

离几寸 离几米
谁知我是为什么肯饰演影迷
从不对你面世
谈恋爱 如很贵
何不靠十万像素将心声拍低
映过了便算 谁都不必破费

每坑一橘之 蓝鞋子

Categories: 每坑一橘| 1 Comment

一周未听ipod。一周未玩PSP。
结果,快没电的ipod就依然停在上周的《单身潜逃》。目前我要一个人逃走是一件无比艰巨的事情。虽然,身外之物的累赘都可以一一抛开,可心底软弱的地方却不能回避。无论讨厌无论嫌弃,都要继续这么互相折腾下去。磨合到脚上长茧,鞋子撑大,终于合脚的时候,基本上就可以换新鞋子了。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随手往后按了ipod,选了这首邓丽欣《蓝鞋子》,点此试听
没找到这个小妮子的官方站点,虽然她的发行公司是百代,但压根没找到有…就看看这个粉丝弄的八卦blog

蓝鞋子
作曲:黄智杰
作词:邓丽欣

都分开太久了
谁曾令我默许
谁不懂渴睡已减退
泪停在我心居
太累了太累了
不再飞天遁地
但求一天可跟你再走遍
太在意我愿意
能情愿甘心做后备
为何要说句配你不起
男孩子挑选那位
是记忆当晚接近
凌晨时穿起那样凄美
扣着双臂沿路相随
难道也许我未曾将爱实现
由你配衬他怎么不允许
如童话般欢喜
是太多心內最后
亦能如玻璃故事精美
决定等你期待一年
如若有天发现能男孩称心
能否想起我
能否亲亲我更多
为何要说句对你不起
如不敢亲我
亦可高声唱爱歌